城門口的衝突 | World Challenge

城門口的衝突

Gary WilkersonSeptember 17, 2018

以大能的真光來對付黑暗權勢

我在主內的家庭長大; 先父相信我們不要任由黑暗權勢作怪, 乃要將之對付. 我們看見邪惡的肆虐, 就不要逃避—乃要迎戰. 我們這些信徒被造, 是為要與人類的仇敵作戰.

神引領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時, 留下了敵人, 好讓百姓必須面對. 為甚麼呢? 衪意欲百姓會爭戰. 全地沒有人是不受撒但侵擾的. 而且, 我們若不與牠作戰, 就會被打敗.

好消息就是, 我們都得著了爭戰的兵器; 它們並非屬血氣的. 我們的兵器乃在基督裡—祂且在每一場戰役得勝了.

若你感到被打敗, 沮喪或煩惱, 就多半即將面臨戰役. 許多人都因沒有爭戰而失敗了. 但是, 你若挺身迎戰, 就必因主而得勝.

路加以城門口的衝突來形容這場戰役.

「過了不多時,耶穌往一座城去,這城名叫拿因,他的門徒和極多的人與他同行。將近城門…」 (路7:11-12).

我想像拿因是個有城牆的社區; 人們天天都在該城的大鐵門附近熙來攘往. 主臨近城門, 他後面的群眾也許數以千計. 多半的新約經文都以「極多」都形容那種人數.

這情景一定歎為觀止, 因為人們都歡天喜地. 主剛才神奇的觸摸, 餵養他們, 以及醫病趕鬼. 他們身體衰弱, 家庭分裂, 生活悽涼—主就帶給他們生命.

當時, 他們靠近拿因, 便因祂是他們的勝利而載歌載舞, 歡呼讚美.

正當這歡天喜地的群眾靠近城門時, 另類的群眾卻迎面出來.

「將近城門,有一個死人被擡出來。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;他母親又是寡婦。有城裡的許多人同著寡婦送殯」 (路7:12).

這送殯的行列包括一名悲痛欲絕的母親和她的親友. 這組哀傷的人一定思索: 「主啊, 你為甚麼容許這悲劇發生呢? 這等困境為甚麼會臨到你的子民呢?

他們的情緒與主群眾的恰恰相反. 城門大開, 兩個行列便迎面相遇.

在這種情形之下, 興高采烈的一組人都該禮讓而站在一旁. 因為人人都會尊重弔喪的行列而停下來.

你也許意料主會顧及他人, 而吩咐跟隨祂的人安靜下來. 但是, 主沒有照常理來對待弔喪的人. 根據聖經, 祂起死回生, 破壞了那喪禮!

拿因城門口的衝突就是死亡面對生命.

主沒有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, 讓送殯的行列經過. 衪反倒走到那極其悲痛的母親面前.

她也許心中想: 「這人不能讓我們走過去嗎? 他那群人都在歡笑, 孩童們奔跑玩耍, 我的孩子卻去世了. 他會尊重人嗎? 」

然而, 接下來的經文顯明了主的心意. 「主看見那寡婦,就憐憫她…」 (路7:13). 我喜歡這經節和其中的含意. 首先, 主看見她. 也就是說, 衪不僅注意她, 更在她深深有需要的時刻體恤她.

如今, 主同樣看我們. 祂鑒察我們的困境, 即在最黑暗的時刻心中大有需要—且大發憐憫. 「(祂)對她說:不要哭!」 (路7:13).

何等不尋常的回應. 有人也許認為這是麻木不仁. 但是, 主向她示意: 「你被死亡的靈所勝, 但我卻帶著生命臨到你. 你不必哀哭, 因為你的景況即將好轉. 」

「於是進前按著槓,擡的人就站住了。耶穌說:少年人,我吩咐你,起來!那死人就坐起,並且說話。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」 (路7:14-15).

何等不可思議的情景! 剎那間, 主改變了一切. 衪把生命帶到只有死亡的地方.

主把生命之道帶到每一「門口」--即凡有人們痛苦憂傷之處.

有時候, 主所顯現的「門口」會令人驚訝.

不久前, 我到波士頓講道, 住在有小餐廳的一家旅館. 我點菜時, 對女侍應大發憐憫. 我不知何故, 只知主要我對她說話. 她端來了比薩時, 我還不知道主要我說甚麼. 半小時後, 我吃完了, 還是不知道. 我便耽延, 對她說: 「我想點甜品. 」

過了一些空檔時間, 我考慮放棄機會. 但是, 我無法把要對她說話的意念揮去. 她端來了蛋糕, 我便衝口而出, 說: 「我想多要一罐健怡可樂. 」她走開後, 我默默禱告說: 「主啊, 我無法吃下去! 實在需要從你得著話語. 」

這一次, 她端來飲品, 這幾個字就現在我的腦海裡: 「孤單」, 「受創」. 我清清喉嚨, 對她說「對不起, 你會認為我是個傻瓜, 但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. 我吃飯時, 一直為你禱告. 我感到神要我對你談及這兩個詞語: 「孤單」, 「受創」. 」

她大為震驚, 瞪著我說: 「你怎麼樣知道? 」然後, 我看見她頸項上的瘀傷. 她說: 「數週前, 我的先生打我, 打斷了我的鎖骨. 他幾次這樣做. 我終於鼓起勇氣離開他. 兩週來, 我都獨自住在一家便宜的旅館裡. 」

她滿眶涙水, 說: 「你是對的, 我很孤單, 又受創. 我無法相信神吩咐你對我說話. 我不知道神是仁慈的. 」

她替我拿帳單時, 我感謝主說話. 但是, 衪還有話要說. 她回來了, 我便說: 「神還要你知道一件事. 他並不是頭一個傷害你的人. 」

她當時哭起來, 説: 「二十年前, 我所嫁的人也虐待我. 他幾次把我推下樓梯. 我離開了他, 但還是感到又空虛, 又不配. 」她看起來很害怕. 「我有甚麼不對呢? 我做了甚麼, 以致嫁給這種人呢? 」

我回答説: 「神愛你, 所以希望告訴你這些事情. 衪鑒察你的生命, 且識透你的心. 」她一邊流淚, 一邊點頭. 然後, 她拿了我的信用卡去付帳.

我見證了這婦女生命中的衝突. 她的痛苦一概湧出來—進去的卻是神的愛. 然而, 主還要動工. 她帶著我的收據回來, 我便輕輕的開玩笑, 説: 「很對不起, . 你每次走過來, 我都提起一些困難的事情. 不過, 主還要我對你說一件事. 你六歲時, 有人大大傷害了你. 」

這一次, 她生氣了. 我吞口水, 認為自己太過份了. 她喊了一些話, 就跑開了. 我等她回來, 好起碼能在離開前道歉. 但是, 她幾分鐘後回來時泣不成聲.

她說: 「我無法相信這件事. 我從未告訴任何人我在六歲時曾性受虐. 我不知道你怎麼會曉得. 」我重覆說: 「讓我告訴你, 不是我, 是主. 衪愛你, 希望你知道祂看見你的需要, 而且衪愛你. 」

她搖搖頭, 説: 「我兩週來都哭著入睡. 我年幼時, 從未明白神父在教會所説的. 不過, 我記得有人引用聖經, 説主愛我. 過去幾個晚上, 我在旅館裡想起這件事. 我且禱告説: 「主啊, 真的嗎? 如果你確實愛我, 你會給我發信息嗎? 」」

我站起來, 拉著她的手, 一同在餐館裡為著她接受主而禱告. 她既得救, 又得醫治了. 次日早晨, 我用早餐時看見她, 她看來截然不同. 她說: 「我被改變了! 我感到自己不一樣了! 」她見證有關自己甚至不知道神的愛.

主沒有放過她—正如衪沒有讓那憂傷的寡婦擦身而過. 祂兩次都挺身而説: 「喪禮要停下來. 死亡過去了, 我帶給你生命. 」

主的信息不僅是給一個受壓制, 又憂傷的人, 乃是給整個社區的.

拿因城門口那些送殯的群眾都因所見證的, 而被改變. 「眾人都驚奇,歸榮耀與神,說: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!又說:神眷顧了祂的百姓!祂這事的風聲就傳遍了猶太和周圍地方」 (路7:16-17).

主不受黑暗權勢攔阻. 祂能改變婚姻, 兒女, 心靈, 包括自殺念頭. 祂能把終身的痛苦化成有關醫治和喜樂的見證. 而且, 衪能改變社區和文.

你的生命有衝突嗎? 現在, 你要迎戰黑暗權勢, 且宣告主的聖名帶著生命. 務要利用衪所賜的每個機會, 且看看祂廣行奇事. 祂呼籲我們去帶著祂的醫治能力和盼望去迎戰. 但願我們都這樣忠心的行事. 阿們!

Download P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