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神對受創傷的世代的心意 | World Challenge

父神對受創傷的世代的心意

Gary WilkersonJuly 16, 2018

支取你可貴的基業

如今, 有一世代的人正在長大成人—他們大大受過創傷. 這些年青的男女存著我所謂孤兒的心態而長大. 他們感到自己缺乏生命方向, 沒有感受慈愛天父的看顧. 他們且全然轉離基督的信息.

也許這是他們長大時沒有父親或母親在身邊. 也許他們被父母離棄, 或情緒上與父母隔離. 在這受創傷的世代裡, 許多人依然從主尋找盼望. 但是, 他們在教會周圍四看, 便問自己說: 「這裡人人都感到如此被愛. 他們自由的舉手敬拜. 我為甚麼沒有同感呢? 」

他們深受創傷—且通常會以兩者之一的方法作出反應.

受虐待或遺棄的後果是非常悲慘的. 而且, 人會對這些事情深深的發出普遍的反應. 人們也許會退縮, 因所經歷而責怪自己, 或者, 他們會憤怒的抨擊, 無法信任任何人.

你多認識這樣與人相交的信徒. 我遇見他們時, 不會看他們為懦弱或忿怒悖逆的人, 乃看他們為受創傷, 以致軟弱的. 他們因不得看顧而盡量適應. 甚至往往發怒的, 都是出於空虛感(內心存著這樣的信念: 「不要讓他們看見你確實如何, 因為你不配. 你很壞, 可怕, 又不夠好.」)而行事. 這想法只會助長他們的孤兒心態.

主透過登山寶訓直接論到這件事. 衪對既焦慮, 又受創傷的世代說, 「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,也不種,也不收,也不積蓄在倉裡,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.

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?…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;它也不勞苦,也不紡線。然而我告訴你們,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,他所穿戴的,還不如這花一朵呢!你們這小信的人哪!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,明天就丟在爐裡,神還給他這樣的妝飾,何況你們呢!」 (太6:26, 28-30).

對於任何的世代--尤其是受創傷的人, 這是多麼難以置信的消息. 經文的中心信息就是主的問題: 「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?」其實, 這聲明直接切入一切怒氣, 壓力, 焦慮, 挫折感或深深的失敗感.

最後的特徵—失敗感—是許許多多信徒的堅固營壘.

我們都會失敗, 且會繼續失敗. 但是, 主內許多肢體都認為自己在凡事上全然失敗. 他們感到自己在言行上一無所是, 便在晚上失眠, 定自己的罪. 他們次日起來, 定意更盡力而為—但卻每況愈下, 因為他們絕達不到自己所想像完美的地步.

後來, 他們在與主同行上感到厭倦. 他們認為自己永遠有問題. 而且, 他們致終聽信嚴厲牧師苛刻的信息, 印證他們自己的想法: 「你不好, 神必須改變你.」

我為這些身負重擔的信徒感到難過. 我這牧師看見他們每週到教會來, 希望神會醫治他們. 我會從講台上看見他們迫切的眼神. 他們希望我的講道會令他們得醫治, 脫離目前的失敗.

但是, 我像數十年來一般, 傳揚說: 「神既不是修理工人, 不是要修理我們. 而且, 我們不必為要賺取衪的祝福, 而「得修理」. 衪已賜福給我們. 我曾這樣輔導的人難以勝數: 「你這信徒要按恩典行事. 你不要為要得恩而工作.

這就是主透過這篇道所說的重點. 祂對我們説: 「你們既勞苦, 又紡線, 這是花朵不必作的—然而, 神卻賜恩給植物, 叫它們既榮美, 又生氣勃勃. 你不知道在父神看來, 你們極其寶貴嗎? 你不必擔憂, 極力取悦祂. 衪必幫助你們成為合祂心意的人—因為祂愛你們. 」

主上十字架, 就彰顯了衪的大愛. 雖然我們有許多不完美和失敗的地方, 主卻代替我們受罪—全是因為祂看我們極其可貴.

我能與受創傷的世代認同.

我起初的幾十年, 也曾存著孤兒的心態. 你若無意踩到我的腳. 我會因自己的腳在你的腳之下而抱歉.

我不是懷疑神對我的看法. 我的父母常常對我談及前途, 説: 「你會影響世人, 神必使用你來感動生命. 」他們很會鼓勵我.

然而, 我也從他們領受了令我存著孤兒心態的事情. 我總感到自己可更有成就. 先父世代的人總感到自己要多講一篇道, 多寫一篇文章, 多領一人歸主, 多輔導一對夫婦. 他們的想法是: 「除非我做夠, 否則, 我是不足的. 」

這心態影響了我—產生了我心中的焦慮. 我花了多年才學到被神驅使, 和被神引領是截然不同的.

保羅看見加拉太的信徒因受這種重擔而勞苦. 他寫信去顯示他們, 神並不這樣待兒女, 說: 「及至時候滿足,神就差遣祂的兒子…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,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。你們既為兒子,神就祂兒子的靈進入你們(原文作我們)的心,呼叫:阿爸!父!可見,從此以後,你不是奴僕,乃是兒子了;既是兒子,就靠著神為後嗣。」 (加4:4-7).

何等榮美的對比. 我們並不是受任何表現系統所奴役的. 反之, 保羅說神溫柔的吸引我們去作衪「自己的兒女」. 而且, 保羅在此使用了「收納」(“adopt”)一詞 . 這詞語包涵了兩種意思: 「嚴格合法」, 和「安置, 使之歸屬」. 我們的天父不僅合法的收納我們, 顯示悦納和認許. 祂且把注意力, 愛心, 甚至權柄賜給我們. 祂更把祂自己的屬性賜給我們. 「你們蒙了重生,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,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,是藉著神活潑常存的道。」 (彼前1:23).

我曾因一個經歷而所領會, 改變了我對主和自己的看法.

這經歷改變了我的一生, 關係,和我對事奉的態度. 我不會倚靠沒有基於真道的所謂屬靈經歷. 但是, 這是附合真道的.

數年前, 我得了所謂「清醒時的夢」. 我只能說我沒有睡覺, 但有一場夢卻展示了在自己面前.

我在夢中站在一所木建的華屋的露台上. 陽光透過參天的彩色玻璃窗戶照進來了. 我對自己說我不在施恩的寶座聖所, 但卻知道這是個屬天的境界. 」

我下面有一群人聚集, 在寬敞的木板地上大享筵席.

在長長的宴會桌的一邊有樂隊在奏樂. 人們點頭, 不斷注意一個方向. 最後, 我能看見吸引他們視線的, 原來就是主--衪在跳舞.

祂的舞姿令人希奇—既有能力, 又優美, 正如我想像大衛王在神面前所作的. 衪伸出雙臂, 大能的行動既榮美, 帶著權柄, 又令人敬畏.

然而, 我看見這一切, 便感到不對, 心中想: 「我獨自在這裡, 格格不入. 我何不有所參與呢? 」我鬰鬰不樂, 便走下樓梯. 然後, 我感到有人拉著我的手. 原來是主—衪把我扶起來, 把我的腳放在祂的腳上, 正如爸爸待小孩一般. 祂再次跳舞, 我便突然與衪共舞. 我樂不可支, 興奮不已.

我因這榮美和喜樂的事而歡欣. 主看著我, 微笑, 説: 「格理, 這並不是關乎你, 乃是關乎我. 」

結果, 一切都改變了. 我曉得: 「嘩, 主啊, 我的一生都是關乎你. 不是關乎我的難題. 這舞蹈是關乎你. 這大筵席是關乎你. 這詩歌是關乎你. 我現在領會了. 我一切所尋求的都集於你一身. 」

在那一刻, 我的焦點全然改變了. 我的名聲和價值觀再也不是我想追求的. 我會因主而找著一切. 我且發現: 「我適合, 能跳舞了! 我能吃喝, 全然參與, 因為祂扶持我, 我在衪裡面. 」

曲終後, 主示意我跟隨衪走過一對巨大的木門. 門前有種種村落的一個景象. 主對我説: 「你無法單單停留在這裡跳舞. 你必須去傳揚我的愛. 告訴他們有關我的舞蹈. 告訴他們前面的道路將會如何. 不要擔憂, 你每到一處, 我必與你同在. 」

我在衪面前, 往村子去了. 我感到祂的膀臂在我的肩上, 彷彿還是在舞中扶持我一般. 我心中想: 「我不感到這是個工作, 乃是個恩賜. 我對這些村落所感受的負擔並沒有壓在我身上. 我感到輕省, 因為主背負了那重擔. 我能到凡祂領我去的地方, 而成就凡衪呼籲我去作的, 因為祂與我同在. 」

這只不過是一場夢而已—但自此我從未感到自己在與主同行上被低貶了.

我冒險與你分享這經歷, 因為我知道許多信徒都像我一樣. 在受創傷的世代裡, 孤兒的心態非常普遍. 這種心態令一些最誠懇敬虔的信徒受創傷了. 但是, 神為祂的兒女開了另一條路. 衪要顯示你祂多麼珍貴你, 你大大屬於祂的家庭. 祂使你成為後嗣; 所賜給你的, 並不是地上的重擔, 乃是屬天的基業. 如今, 你要支取你的基業, 且要畢生與主共舞. 你是祂可貴的寶貝!

Download PDF